8号彩票 > 其他小说 > 星沙若梦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逐渐

第三百五十一章 逐渐

    “我不可能帮你动手,但是我会给你新的力量?!?br />
    萧崇光落了下来,手按在阿磁克的身上。

    飘然之身,轻盈如无物一般。

    像一张纸飘落,又如一朵花绽开。

    男人似花,这娇艳的,又有谁能够比拟呢?

    可惜没人能够看见,自从阿磁克落败以后,这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了。

    漆黑的世界里面,除了他自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偶尔有人会过来,也无非是想要得到嘉奖。

    这些人要么是落井下石的人,要么就是乘火打劫的人。

    没有一个人是有真心实意的。

    阿磁克只喊了一声滚,而后让这些人远远的滚出去。

    那些连滚带爬的丑态,就他现在看了,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入耳的言论。

    “都什么样子了,还当是以前吆五喝六的王??!”

    “嘘,小声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不怕哪天他重新得势,然后杀了你?!?br />
    “我怕他个奶奶个……”

    现在的阿磁克还不能活动,只能竖起耳朵去听。

    然而这后半程话,也不知道是人走远了,还是小说说去了。

    不过有前面的几句话,就够了。

    等他完全恢复过来,必定栽了那几个人。

    阿磁克寻思着刚才那两个人的样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难道说,手上以后,连记忆都下降了吗?

    来这里的人不少,很多都和他说过同样的话,直到今天萧崇光过来,才看到了一点曙光。

    或许是因为失势的原因,整个人都变得萎/靡起来,连伤势都变得难以愈合,不仅仅是难以愈合,感觉起来比过往还更严重了一些。

    他可以感受到外面的状况,变了很多。

    “新王!新王??!新王?。。?!……”每一天这样的声音都会传进来,想要努力隔绝这样的声音,却又像是欲盖弥彰一般。

    声音只会越来越吵闹,并且完全填充他的耳膜。

    让他整个人都处在亢奋的状态之下,气血逆流,好几次吐出血来。

    一切都没有了,地位没有了,山河没有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

    “姬胜男,我要你死?!?br />
    每一天,他都会发出竭嘶底里的声音,整个房子都因此而颤抖。

    他所不知道的是,外面的人也因为他的吼声而颤颤发抖。

    “王又疯了?!彼且谰山⒋趴顺谱魇峭?,而对于姬胜男的称谓则是新王,用来区分他们,至于阿莫咔,她依然是圣女,只是这一次她的地位比过去更加的有说话权。

    “嘘,别说了,我总觉得周围阴森森的,尤其是靠近王这边,我心中还有一个感觉,就是王会东山再起?!?br />
    “不只是你这么觉得,我也这么觉得?!?br />
    “不过,新王也不是那种让人小巧的人,那一次展翅于上空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神呢?”

    “神??!多么久远的称谓啊,在黑与白大陆还没有被分隔的时候,神引导着我们,而现在……”

    “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双王的时代……”

    书本里面的故事太久远太久远的,远到他们都无法触及到。

    究竟神的时代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曾知道。

    ……

    在萧崇光的帮助下,阿磁克慢慢回想起自己这几天所受的屈辱。

    黑色的烟气笼罩住阿磁克。

    这股黑气孕育滋生的邪恶之力,比过往更多。

    一处属于光明,一处属于黑暗。

    光明的之处,人心越是坦荡,便越是强大,所以萧崇光永远有一颗赤子之心。

    而黑暗之人,在阴霾之地,在悲戚之处,慢慢生长,邪恶之物丑化了人心,却成就了阿磁克的强大。

    原本心中缺口的位置,慢慢的被治愈住,并且敷上一层心生的力量,坚硬如铁一般,比之过去更加的强大。

    “我在想,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阿磁克起身,扭动自己的手腕,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像现在这般的舒服,全身都充满的了力量。

    一拳打出去,“砰”的一声,空气中出现爆破的声音。

    而后整个空间瞬间出现裂层。

    即便是萧崇光看见了,也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时空里面出现的刀刃能够伤到他。

    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他做的是对是错了,他似乎创造出了一个恐怖的怪物。

    而阿磁克手上握拳,这随意的一握,一小簇的世界掌握在他的手上,直接被他捏爆,而后产生爆炸。

    “怎么可能是错的呢,萧崇光你应该知道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强大了,你也会强大?!?br />
    阿磁克扭扭头,随着他摆动空间里面,一小簇一小簇的世界当即发生炸裂,四射在外面。

    “我也很不想承认,但是我就是你的影子,影子实力越强,也证明了本体实力越强。

    你在光明之下,无所遁形,想要变得更加的强大,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当初,虽然你是在说,我想要更加的正直,然而实际上呢?你只是在利用我,在黑暗处,而后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

    世界日光所照之下的人,都是虚伪的,因为没有真正的光明,只有黑暗和光明并存,那才是真实?!?br />
    阿磁克的手落在萧崇光的肩膀之上,两个人身高一样,体型一样,若是当中有一面镜子,还真以为是在照镜子。

    互看向对方,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破绽。

    然而一无所获。

    “你或许是对的,但是我只会救你一次?!毕舫绻馕扪砸远?,他还需要在这里呆着,看着阿磁克的表演。

    “我很荣幸,你会在这一天对我说,我是对的?!?br />
    阿磁克笑着转身,而后看着那一个新立起的建筑。

    那里就是现在姬胜男呆的地方,原来的宫殿被破坏了,而地下的这些人,为了巴结他们的新王,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建造了一座新的宫殿。

    怕是以前这些人也没有这么的对待过他吧。

    想到这里,阿磁克的力量又增进了几分。

    他喜欢这种无论何时力量都在成长的感觉,即便是心中无比的痛恨着。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种愁苦无疑是他力量的源泉。

    “咻”的一声,这一边阿磁克已经直接飞了出去。

    而萧崇光却没有跟上,而是呆在后面看着阿磁克消失的背影。

    “许是错了,不过也好,如果这边青柠真的抵不过阿磁克,我正好英雄救美?!?br />
    萧崇光并没有叫姬胜男这个名字,他只会叫宏青柠。

    ……

    萧崇光出去前一天

    “又走了,他?!?br />
    “是,王出去了?!卑⒋罂擅挥辛秩粽獍愕氖盗?,随口将王用第三人称来叫,这是一种大不敬。

    “该死的,我要杀了他?!绷秩粢幌氲阶约罕涣礁鋈撕迤?,就来气。

    三个人的酒杯里面都有酒,只有他一个人傻呵呵的喝了下去。

    原本想要先找到萧崇光,兴师问罪,现在他也不管萧崇光是他的父皇之类的。

    就昨天闲聊的,他完全感觉不到萧崇光有将他当做是自己的儿子的意思。

    除了一见面那句,你不是应该称我做父王吗?

    不过林若更多的只是觉得这是一句玩笑话。

    那个人绝对是知道了我不是真正的王子。

    但是为什么又不拆穿我呢?

    他觉得能知道这一件事的恐怕只有习惯酒店的老板前尘了。

    “走,我们去习惯酒店?!绷秩艉傲艘簧?。

    就看到阿大,阿二和阿三三兄弟满脸兴奋的样子,昨天可是憋坏他们了。

    这一日不去一趟习惯酒店,可让他们整个人难受的很,偏偏昨天王和王子还过去了那边,他们无法跟过去,只能在心里面焦急不安。

    “好的?!卑⒋蠖园⒍桶⑷诹艘桓鍪质?,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对林若说道,“不过,王子,今天去那里,你可要悠着点,别喝酒了,至少别这么早的喝酒?!?br />
    “为什么?”林若有些不解的看向阿大。

    以前阿大,阿二和阿三三兄弟也没有管他喝酒这件事啊,今天怎么就在乎起来了。

    有点不太正常。

    “这不是想要多在里面待一会儿吗?”阿大略微有些扭捏的说道。

    每一次只要林若喝醉酒以后,他们就要立马送林若回来。

    喝醉酒的林若没有意识,他们不敢在外面耽搁,生怕会遇到什么事情。

    然而偏偏有时候林若一进去就喝下一杯忘忧酒,而后不省人事。

    他们可谓是还没吃上一口的东西,都没听到一句闲谈的话,就被拉了回来,那种感觉别提有多么的难受了。

    所以他们就希望林若可以晚一点喝酒,至少等他们在哪里玩的尽心一些,在喝酒,这样走的还算开心一点。

    “你们就不怕我讲你们的玩忽职守告诉父皇吗?”林若大概是知道了阿大,阿二和阿三三兄弟的意思,心下不免有些不悦,而后威胁道。

    “王子随便什么时候喝?!卑⒋筇搅秩籼岬剿堑耐?,当下慌了神,不敢在造次了。

    面对林若,他们可以随便说,这些天的日子待下来,若是还是不能懂得林若的个性,这证明他们得有多么的愚蠢。

    只是对于他们的王,却不敢怠慢。

    “你们??!放心我会迟点喝的,你们放心的玩就好了?!?br />
    这些人还真够无趣的。

    林若在心中想到。

    走到习惯酒店的里面,看着前尘万年不变的位置,他都懒得吐槽了。

    让阿大,阿二和阿三三兄弟自己去玩耍,而后看着他们直接钻到了人群当中,听着其他人的八卦,他微微一笑。

    这里的人,都不是喜欢悄悄咬耳根的人,他们即便是说一些私密的话,也大声的说出来,生怕别人听不到一般。

    所以不用过去,林若也能听到那么一二。

    “王家的那小子上去张家那提亲了,你们知道吗?”

    “怎么会不知道呢?闹得可是满城风雨?。?!”

    “张家那丫头要这十里桃花,但是就我们这地方,那里有桃花,又怎么可能连绵十里之地?!?br />
    听他们说起这件事,其实在前两天的时候,林若还镇问道了桃花的香味,那浓郁的桃花香,怕是真的出现那十里桃花了吧。

    “说来也怪,这王家的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一点技法,这十里桃花,虽然不是土生土长,但是这花瓣连绵十里,香气填满的了整个光明之城,粉红的世界,光明之城何曾出现过这样的光景啊?!?br />
    “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点印象,前些天的时候,我都没怎么出门,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闻到花香的味道,还以为我意识模糊了呢?是错觉,没有想到却是这么一件事??!”

    ……

    这些人谈的开心,而林若却心有疑惑,这里能弄出这么诡异技法的人,怕是只有一人吧。

    “是你弄得吧?!?br />
    “君子有成人之美,更何况,他是真心爱的那个女孩子,若是真心,这份真情就不应该被辜负,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前尘的嘴看似在笑,又像是没在笑。

    林若不说话,何为辜负,而他想了一下,最后才说出来。

    “你是在讲你自己的故事?!?br />
    “当然?!鼻俺疽膊缓?,坦然说道,“要一杯忘忧酒不?!?br />
    “拒绝,有三个人叫我别这么的快喝酒,他们不想这么早的回去?!绷秩艨聪虬⒋?,阿二和阿三三兄弟。

    “看不出来,你还在意这几个人?”前尘罕见的摆出一副瘪嘴的样子,看着阿大,阿二和阿三三兄弟。

    “他们待我不薄,我又不是石头心,怎么能不为他们做一点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绷秩舻牧成系故敲挥斜涑鎏嗟纳袂?,对于那三个人,不过转念之间又带着点愠怒。

    “岔开了话题,差点就忘了,昨天你和他,为什么不喝下酒?!?br />
    “谁要和他喝酒,而且他也不会和我喝酒,唯独你傻傻的一个人独自饮酒?!?br />
    前尘的话,仿佛是在告诉林若,让他喝醉,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他不懂得局势。

    而林若会相信他的话吗?显然是不能。、

    他现在只是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前尘,想要透过眼睛看出前尘是否在说真话。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