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其他小说 > 古药谜踪 > 第三十八章 地脉之谜

第三十八章 地脉之谜

    不,我感觉好像整个山林都抖了三抖,瞬间周遭升起了一团薄薄的蓝雾,那雾气并不扩散,相反还慢慢凝聚,很快便聚成了一块醒木大小的蓝紫色气团,我依稀记得金山当时说哨音会引来一种很特别的虫子,眼前这玩意是够特别的,但只是看不出像哪个品种的“虫子”,我暗骂上当,可此时以来不及多想,那蓝紫气团拖着一条篮尾,如一大团鬼火般向我飘了过来。

    慢慢的飘到了面前,要是它只像一大团鬼火,我倒是勉强愿意相信那只是群特别的虫子,不过眼前是情形当真让我大吃了一惊,这气团竟化成了一个人形,虽然不大,可人脸上的眉目五官却看得一清二楚,这绝不可能是巧合。

    这哪里是什么特别的虫子?我只想一刀将这怪物劈了,不过我并没动手,而是先向一边躲了一大步。

    这人形气团不躲不闪,径直从我身边飞了过去,“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我大叫道。

    “这是山里的灵,它是不会害我们的,快,快跟上它?!狈锘巳铝艘痪?,便率去追赶那人形气团。

    我和夏缇紧随其后,那人形气团竟朝着另外的方向飞去,那是通向树林的深处,它飞得并不快,飘飘忽忽,我们紧走两步便能跟上,只是不晓得它要将我们带去哪里。

    很快我便感觉到了蹊跷,我们明明只是在行走,可身旁的树木却飞也似的向后跑,倘若树没动,也就是说我们正在极速的前行,就算再快的马也跑不了如此之快。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那黑影虽快,但这次瞧得清楚,那竟然是一只金眼大黑雕,这黑雕径直撞上了人形气团,气团瞬间被冲散,但很快有重修凝结成了人形,根本没受到任何影响。

    我暗自惊讶,原来这气团虽成人形,但实则却真的无质,难怪当时金山说特别的虫子时含糊其辞,这东西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它的存在。

    我边跑边问凤凰这“山里的灵”究竟是个啥玩意。

    凤凰告诉我,按照苗地的说法,每一座山里都有灵,俗话说山间有仙则灵,其实灵和仙很接近,但凡藏风纳水,方位稍佳的山林之中都会有修仙的灵物,比如蛇或狐狸,又或是一些草木,待其修行到一定程度,还为成仙之前便是这山间的灵。仙可完全脱离实质的肉身和养护着它的大山,能自由的遨游太虚,但灵却不能,只可短暂的出窍,却不能完全摆脱肉身和灵气之地。而且灵能够被人捉住,只要寻到其肉身,灵就只能乖乖的任人摆步了,传说灵可治愈离魂症,茅山就有专门捕灵的道长,能将灵炼成丹药,救人性命,往往千金易得,一药难求。

    听她这么一说,我想起的确有这样的说法,记得小时候,爷爷就告诉过我,万物皆有灵性,山中的灵物也是颇多的,他曾经和一颗千年的老山参说过话,那老山参马上就要飞升成仙,谁知一时大意竟落入了爷爷的手

    中,并求他高抬贵手,虽然这颗千年老山参值千金,可爷爷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将它给放了。打那以后,爷爷总是觉得他自己也沾了那老山参的灵气,每每进山都顺风顺水,满载而归,几次涉险也都稀里糊涂的化解了,有一次他在山里遇见了老虎,那虎不但没有伤害他,反而引着他找到了许多珍奇的药材,似乎冥冥之中受到了上天的庇佑。

    我起初只当这就是爷爷自我吹嘘,瞎编出来的一个故事,我都老大不小了,爷爷还在那这个说事儿,我自然也不好戳穿他老人家,不过现在想起来,如若真有山灵,那爷爷这故事也并非是假的了,就在我一溜神间,那人形气团便散去了,灵不见了,这时我才注意到,此处不是古村子的遗迹又是何处?

    身在其中,看得分明,这里哪还有村子的模样,根本没有一间还能够看清楚的房舍,我转过几处仍然立着的夯土残墙,里面的陈设早已烂的精光,只剩下掩埋在尘土下的石碗和破烂的陶坛,看样子这里怕是已经荒了至少几百年了。

    仔细辨认能够肯定,这里便是我们刚才看见却怎么也走不到的那座古村落,这地方果然是古怪,我又取出罗盘看了看,指针仍然的摇摆不定,虽然摆动的幅度轻微了不少,可速度却快了不知多少倍,我觉着加在身上的那股怪异的感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微微的眩晕感,好像是喝醉了一样。

    见夏缇盯着我看,便道:“罗盘好像已经不起作用了,这地方有些怪,要留神了,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方才眼看离这村子两三里,就算轻功再了得怕是也得一会儿,何况我们只是寻常行走,还错了方向,怎可能顷刻之间便到了此处?”

    夏缇估计也猜不到其中的奥秘,只是来来回回的转圈踱步,凤凰更是一脸茫然,见我看她,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我想了想,问凤凰道:“你对这山里灵知道多少?会不会是它迷惑了我们,也许我们已经走了很久,只不过感觉上只是顷刻间而已,又或是这里也只是我们的幻觉而已?!?br />
    凤凰摇了摇头道:“山灵大都是待要成仙的灵物,不会出来伤人的,少有邪灵也只有进入人体后才能令人产生幻觉,刚才那道山灵也只是给我们引路而已,我们所见所闻应该都是真实的?!?br />
    夏缇取了块布,将我后背的伤口处理了一下,便道:“还记不记得刚才那只大黑雕,你这伤就是它所致,那大鸟太大了,它好像并没想取你性命,不然你真的凶多吉少了?!?br />
    想想那只金眼大黑雕,速度极快,凶猛异常,的确一它的体型完全可以轻易的置我于死地,于是我点了点头,问道:“照这样看,袭击我们的那块大黑布的确就是金眼大黑雕无疑了,可为何这些畜生袭击我们时却快得根本看不清楚,而刚才却又看清了?”

    夏缇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西王母国时,他们的族人也

    只能在固定的区域活动,否则就极有可能迷路,回不来了?”

    我自然记得,便点了点头,随后夏缇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原来在她们西域也有一处这样的地方,被当地人称为‘死亡之?!?,是个人耳形状的大湖泊,数百里碧波,如大海般广阔。虽然叫死亡之海,但湖中的水产却十分丰富,有种白鱼肉质细腻,鲜美至极,不过当地人一直遵守着一个世代相传的规矩,就是每户人家每年只能在湖中捕捞三次,而且只可在湖泊边上捕捞,绝不可进入湖泊深处,至于收成好坏,只得听天由命了。

    不过数年之前,有位楼兰王子,因贪恋这白鱼的美味,不顾当地村民的劝告,便亲自驾船入湖,陪驾的七艘大船上百名兵士,入了湖泊的深处,却不见一人回来。

    后来,国王思子心切,曾派去数批人入湖寻找王子的下落,绝大多数人都是有去无回,和王子一样失踪了。只有极少数人穿湖而过,竟很快到达了湖的对岸,不过他们个个都成了神志不清的废人,根本问不出什么来了。

    只有一位最智勇双全的将军探寻出了此湖的奥秘,虽然王子早已葬身湖底,他也没能寻回王子,但却凭借此湖的秘密,让楼兰变成了雄霸西域的强国。在当时,许多小国都是沿湖而建的,这位将军训练了一支由几十艘大船组成的水军,号称“幽冥之兵”,据说每名士兵的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而且身上散发着一股鱼腥味,他们自称是水底冤魂所化的阴兵,因为这将军每次带兵入湖,不出一日便可船行数百里,即便是世上最快的宝马也绝不可能有这般速度,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常常突然间在敌国的面前出现,杀得对方措手不及,人人都只当他们真的就是湖底的阴兵,哪里还敢抵抗,几场大仗下来,直吓得诸国是闻风丧胆,纷纷向楼兰俯首称臣。

    话说这位将军,临终前将此湖的秘密记载在了他墓碑的表文之上,不过在当时并没有人看得懂,按照字面的意思,就是他有召唤阴兵之能,如今他去了地府还要继续带兵为国征战,其实这只不过就是楼兰王想继续统治诸国的一个谎言罢了。

    数年之后,经过此地的一位高僧道出了其中的缘由,奥秘其实就在湖底,此地本是一座上古的古城,湖水本是掩藏在地下,一场天灾将此地的地脉反转了过来,古城便头朝下的沉入了湖心,地底的暗湖水位上升,变成了这块耳形的湖泊,此湖的地脉自然也是乱的,地脉会随着潮汐的变化而转变,到了子时,地磁地脉就会与沉没的古城相吻合,完全倒转过来,明明想往东走,其实却是在向西行,唯一的行军办法就是将船也翻过来,船上的士兵就只能靠预先准备好的气袋呼吸,倒在水中行船,所以才会湿漉漉的,带着股鱼腥味。而且只要掌握的这地磁地脉的规律,行军的速度就会极快,可如若不明此理,自然永远也无法走得出来了。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