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位面商城 > 第703章 皇上都爱我(11)

第703章 皇上都爱我(11)

    (万赏二更~)

    宁芜雪被自己的丫鬟带到了府里,直接回到了飞花院,却见大夫人身边的李嬷嬷已经守在院里了。

    “哼,四小姐胆子可真是不小,奴才倒是不知道,四小姐身边何时多了这么个会武的丫鬟!”

    李嬷嬷冷着脸说了一声。

    宁芜雪厌恶的看了李嬷嬷一眼,在霍君泽那里受的委屈都转移到了这里,没好气的骂着。

    “关你屁事!我再怎么说也是个主子,你一个奴才也敢问本小姐的事!”

    李嬷嬷当即就震惊了,不可置信的盯着宁芜雪瞧了好一会儿。

    “看什么看,大夫人那个老女人还在等着见我吧,呵,真当我稀罕这个侍郎府!”

    宁芜雪说完便要朝着大夫人的院子走去,想到大夫人的事,李嬷嬷虽然心中满是冷色,却还是拦住了宁芜雪。

    “四小姐,我看你还是换一身衣服吧,这一身衣服穿着去见大夫人也不合适?!?br />
    “要你管,她是什么人!不过一个小小的侍郎夫人,霍君泽都没有如此招呼过我,她算老几!”

    宁芜雪心里更加的气了,开始口不择言,宁芜雪说的快,李嬷嬷也没有听的太清楚,更加没往当今皇上那里想。

    两人争执了一阵,正当宁芜雪想要让身边的丫鬟把这个老货揍一顿的时候,两个小厮忽然跑了过来,只对着李嬷嬷点了点头便又跑来。

    李嬷嬷见此也没有再逼着宁芜雪去换衣服,而是带着宁芜雪朝着大夫人那里去。

    吴诗远赶到宁府的时候,宁柏宇在荷花池旁边的凉亭内设了一些吃食,拿出了一副珍藏的字画请吴诗远赏析。

    吴诗远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字画上面,正当想仔细赏析的时候,宁柏宇却忽然收起了字画。

    “宁兄,你这是做什么?”

    字画被收起来,吴诗远有些意犹未尽,连忙问着。

    宁柏宇却把字画交给了一旁的书童,让之收了起来,随后笑道:“字画你如今已经赏析过了,不如来赏赏这满池的荷花?!?br />
    “呵呵,宁兄啊,你这不是拿我打趣吗?!?br />
    吴诗远摇了摇头,无奈的站起来看着满池的荷花。

    荷花摇曳间,吴诗远忽然见一个女子从荷花池另一边走出,由于池塘旁边垂着几株柳树,另一边的女子并未看到这边的情况。

    “静安!”

    吴诗远忽然激动的喊出声。

    宁柏宇站在吴诗远嗯身后,看着吴诗远对着池塘另一侧的宁芜雪轻喊着静安,脸色顿时就黑了。

    女子闺名岂是一个外男可以随意喊的。

    宁芜雪!

    真是该死!

    竟然用着他妹妹的名字在外面胡作非为,这是要毁了她妹妹的名声!

    宁柏宇捏紧了拳头,看着吴诗远的目光念念不忘的随着宁芜雪移动,好一会儿直到看不见了,吴诗远这才有些失落的转过头。

    “吴兄?!?br />
    宁柏宇似笑非笑的喊着。

    吴诗远一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到马上就要和静安议亲了,也就没那么愧疚,直言不讳道。

    “宁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确实爱慕三小姐,这才情难自禁,母亲前些时日还跟在下谈起三小姐……”

    吴诗远越说越激动,宁柏宇终于忍不住了,照着吴诗远的脸就一拳挥了出去。

    “我让你君子!让你君子,就你这样的人,我宁某人才不屑与之为伍,之前真是瞎了眼才觉得你品行难能可贵!”

    宁柏宇把吴诗远狠狠的揍了一顿,最后让下人把吴诗远和其小厮一起丢出了府!

    ……

    宁芜雪到了大夫人的院子之后,大夫人阴冷的瞧着她让她跪下,宁芜雪却只是冷哼了一声站的笔直。

    “孽女,我宁府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女儿!”

    宁侍郎也被宁芜雪的举动给气着了。

    宁芜雪闻言冰冷的看着宁侍郎,桀骜不驯道:“彼此彼此,我有了你这么个父亲才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凭什么宁静安和我都是你的女儿,待遇却天差地别,自己做不好父亲还想着要求我们做儿女的,你要脸不要脸!”

    宁芜雪直接把命侍郎骂了个狗血淋头,宁侍郎被气的捂着胸口直喘气,大夫人急忙给宁侍郎顺气,宁静安在一旁焦急不已。

    一直到宁侍郎稍微恢复了一些,大夫人这才坐回了座位上,宁侍郎却猛的拍了下桌子怒吼着。

    “你个孽女!你给我跪下!”

    宁芜雪却依旧不为所动,轻蔑的看着众人。

    大夫人见此让一旁的婆子上前压着宁芜雪跪下,却被宁芜雪身边的丫鬟全都给打趴下了。

    宁侍郎身边也是有护卫的,很快就被招来,和宁芜雪的丫鬟打了起来。

    宁芜雪也被几个婆子强势的压着跪了下来,跪下来的时候依旧不停挣扎着,眼中满是怨恨。

    宁柏宇也在这时走了进来,对着宁侍郎和大夫人点了点头,脸色难看至极,大夫人被气的顿时就要昏厥过去,一旁的李嬷嬷急忙上前安抚。

    稍微稳定下来之后,大夫人从座椅上站起来,被李嬷嬷扶着一步一步的朝着宁芜雪走去。

    宁芜雪看着走过来的大夫人,嘴里依旧不依不饶。

    “你这个该死的老女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敢动我?整个侍郎府都要被抄家灭族!”

    “啪!”

    大夫人一个重重的巴掌就对着宁芜雪扇了下去。

    宁芜雪愣了愣,接着便更加剧烈的挣扎着,嘴里谩骂不停。

    最后宁芜雪身边的丫鬟在几个护卫的合力围捕下被抓了起来,宁侍郎指着那个丫鬟怒喝着。

    “来人,把这个女人抓去大理寺报官,本官到要看看她到底是什么人?。?!”

    丫鬟很快就被堵上了嘴拖了下去,宁芜雪却依旧冷笑不停。

    江浔也知道宁芜雪为何毫无畏惧,她的手里还有霍君泽给她的东西,只要扔出,便会爆破出信号烟花,霍君泽的人看到就会赶来,到时候宁芜雪势必会让这侍郎府鸡犬不宁。

    只不过看宁芜雪的这个样子,如果没有被逼急了应该不会拿出那颗信号弹,毕竟如今宁芜雪还在和霍君泽闹矛盾。

    一连被扇了三个巴掌,大夫人这才罢手,宁芜雪从头到尾都是阴冷的瞧着大夫人,宛如一条毒蛇。

    宁芜雪被教训一番之后,也不说话了,家丑不可外扬,宁侍郎和大夫人自然不可能让人把这件事传出去。

    只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便是取消宁静安和吴诗远的议亲之事。

    如果这件事再迟个几天,到时候两人的婚事订下来,宁静安恐怕要受不少的苦,即便是因为男方的错,宁静安的名声也是坏了,不管什么原因,在这个时代,退婚,被非议最多的便是女子。

    宁芜雪暂时被关在祠堂里,不许让人送吃的喝的过去,也不许任何人靠近。

    等到宁静安的事情解决了再行处置。

    ……

    宁芜雪一直被关在了祠堂里两天,期间大夫人禁止任何人给她送吃的喝的。

    一直到第三天的早上,大夫人与内阁学士夫人的议亲给悄无声息的停了,这才让人去带宁芜雪过来。

    宁静安与吴诗远只是在议亲阶段,既没有下聘也没有公诸于众,甚至就连八字都还没有拿出来核对,如今不满意了要她退就要容易许多,内阁夫人也不好说什么。

    不明所以的吴诗远上门闹,被宁柏宇直接给轰出去了,不说吴诗远和他妹妹结亲是高攀,就这样的男人,他才不屑于将妹妹嫁过去。

    整个就是一糊涂蛋。

    随后宁柏宇直接将宁芜雪的画像甩在了吴诗远的面前。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