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玄幻小说 > 神武霸帝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登门拜访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登门拜访

    现在找上门倒也不算晚,鱼终于上钩,正好配合执行顾辰的计划。

    “我有些话想问你,不想再受皮肉苦的话,最好如实回答?!?br />
    接下来,顾辰问了一些问题,自然是关于乾坤会的。

    只不过一切如无极霸王龙所说,地上这家伙的确所知不多,他虽是乾坤会的密探,但却是老早以前被乾坤会收买,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待命状态,未曾参与过乾坤会任何其他的任务。

    他对乾坤会的了解仅限于他的上线,这回之所以潜入洛水宫调查顾辰,也是收到了上线的指示。

    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顾辰眉头微皱。

    乾坤会的组织结构比他想象中的要庞大复杂,否则也不会在沛国王宫都安插有奸细。

    但庞大之余,保密却也做得不错,单方面的上线联系下线,每条线所获得的情报又有限,这有力的确保了心怀不轨者难以渗透组织。

    这般处事风格倒也符合顾辰对方源能力和手段的认识,这个家伙果然没有那么容易接近!

    “主人,现在怎么办,要顺藤摸瓜,找到这家伙的上线吗?”无极霸王龙试探着问道,一条条线追踪下去,它相信总能抓到乾坤会真正握有重要情报的成员。

    “上线自然要找,不过这事情让其他人去办更好?!惫顺匠烈鞯?,他们人力有限,犯不着把精力都耗费在这上面。

    何况乾坤会组织庞大,这背后也不知有多少条暗线,他们两个人也很难一网打尽,说不得还会打草惊蛇。

    “其他人?让谁去办?汤玄策吗?”无极霸王龙愣了愣。

    无名、齐天仙帝他们都不在,顾辰能用上的也就它一个了,不用它的话,想来想去也只有汤家勉强能使用。

    只是这事情关系重大,汤家未必就可靠。

    “交给那乌烈皇子去做吧?!惫顺角嵝Φ?。

    “大晟那位二皇子?他会帮主人你的忙?”无极霸王龙疑惑道,想多问,顾辰也不解释。

    “把他给我看好了,到时送给那位二皇子当礼物?!?br />
    顾辰抛下一句话,离开了屋子,回去修炼。

    ……

    定好的登门拜访乌烈皇子的日子到了,午时,顾辰骑着无极霸王龙,在诸多水舞军士兵的护卫下,前往沛都中一座府邸。

    汤玄策自然是跟着去的,毕竟如今顾辰名义上是他汤家的供奉。

    临近乌烈府邸的时候,汤玄策整个人心神格外不宁,因为实在弄不懂顾辰的心思。

    明明答应好了帮助沛国王室,却又要顺着乌烈的心意让七王子上位,尽管顾辰给出了解释,但他依旧很不放心。

    顾辰倒是淡定得很,一路好像游山玩水似的,看着沛都的风景,悠悠哉哉的到了乌烈的府邸门口。

    门口站着的守卫分明是鸦将,说明没来错地方,顾辰下了龙背。

    “我等与乌烈殿下约好了今日前来拜访,还望通报一下?!?br />
    汤玄策朝门口的守卫道,守卫老远就看见了他们,也知晓今天有客人上门,点了点头,立马进入府中通报。

    不一会儿,一名身形格外高大,眼睛上有伤疤的鸦将统领出现,直奔顾辰面前。

    “可是陈一陈先生?”鸦将统领客气的问道,顾辰对他有点印象,当日乌烈皇子出现在宴会上,这人就站在最靠近他的位置,显然是他的心腹。

    “正是?!惫顺狡降赜?。

    “我家殿下有请!”鸦将统领立刻做了个请的动作,只是礼貌的对象仅限于顾辰,至于他身旁的汤玄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汤玄策神色略有些不自然,但也清楚对方出身强大的三足金乌族,又是皇子心腹,自然有对他不屑的底气,因此没有发作。

    顾辰在鸦将统领的带路下进了府邸,汤玄策跟在旁侧,无极霸王龙则留在了府外。

    在外人眼中无极霸王龙只是一头普通的亚龙,顾辰暂时不想暴露它的特殊。

    府中精致奢华,设有九曲回廊,虽只是乌烈皇子一处暂时的落脚地,却也十分气派。

    不多时,到了宴客大厅,乌烈皇子已经端坐在了主位上。

    他今天穿着一身宽松的衣袍,胸膛处隐隐约约露出黝黑健壮的肌肉。

    “陈道友,汤大人,请坐吧!”

    见人来了,他示意落座,一边将自己杯中的酒倒满,一副闲暇随意的样子。

    汤玄策绷着脸坐下了,对方之前毕竟曾派人暗杀过他,两人近乎撕破了脸,难有什么好脸色。

    顾辰倒是难得的一脸笑容,坐了下来也不客气,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发现口感极佳。

    “二皇子殿下这府中的酒倒是难得的佳酿,看来也是懂得享受之人?!彼谠薜?。

    “陈族乃是传承久远的古族,底蕴深厚,族中应该不缺这样的酒水吧?”乌烈抬起头来,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那一日离开王宫之后,他就命人仔细搜集关于这陈一的资料。

    后来得到的答案让他大为吃惊,对方竟然是那个拥有三定圣术的古族陈族的子弟!

    刚得到这个消息时他将信将疑,毕竟陈族子弟极少出世,因为一些原因,也很少卷入世俗纷争。

    然而紧接着他又得到师太后向陈一下跪磕头请求的情报,又得知隔天他分别召见了诸位王子,心里一下就不淡定了。

    堂堂一国太后,竟然主动向汤家一位供奉磕头行礼,若不是这人身份地位非同凡响,能够帮上沛国大忙,何至于如此?

    而隔天对方就分别与诸位王子见面,这说明师太后说服了对方,对方要真正插手沛国的时局了!

    这种种一切让乌烈感到棘手,若对方只是实力高强连无妄阁的杀手都杀不了,对他而言并不是太大的事,他还有很多手段可以使用。

    然而对方背后站着一个强大的陈族,一些手段顿时就不能随便动用了,弄不好会引来烈阳族与陈族的争端!

    他干涉沛国的朝政意图扩展自己的势力本就是敏感行为,若是再为皇室招惹来陈族这样一个大敌,晟阳境中的一部分有心人必然抓住此事大做文章,到时他定然焦头烂额,弄不好,还会失去争夺皇位的资格!

    因此,这几天他的心情可谓极其糟糕,原先的把握全都没了,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凑巧这时,对方主动递出了拜帖,他有心试探对方的身份是否属实,也想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因此答应了下来,才有了今天这场酒宴。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