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历史小说 > 权倾南北 > 第一三六二章 又近了一步

第一三六二章 又近了一步

    可是淳于岑那里不过就是一线薄薄的步卒构成的防线。

    除非正好能够射杀杨坚,否则应该是很难拦下已经提起来速度的骑兵的。真正可以阻拦一支想要高速脱离战场的骑兵,也就只有把骑兵派上去。

    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李平已经急匆匆的带着汉军骑兵向前追击,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整顿阵型了。

    可是汉军骑兵和杨坚的那一支小小队伍之间还间隔着整个战场,再加上汉军骑兵都是从武关一路上马不停蹄狂奔而来的,就算是人人都是一骑双马,人马也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之前都是憋着一口气和周人厮杀,可是现在战马回转之后,他们也的确提不起来这口气了。

    现在唯一还有希望阻拦住杨坚的,也就只剩下羽林骑了。

    李荩忱跺了跺脚:“那程峰,你去你去,就算是追不上也必须要咬下来一口肉,朕不能给杨坚卷土重来的机会!”

    “诺!”程峰飞也似地带着羽林骑跑了,似乎生怕李荩忱反悔一样。毕竟刀剑无眼,李荩忱要真的在带着羽林骑冲锋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那程峰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而李荩忱径直把目光投向整个战场。

    汉军已经开始绞杀仅剩下的一点儿北周骑兵,这些北周骑兵的命运已然确定。

    这一场大战,也即将落下帷幕,杨坚能够跑到哪里去已经不足以对战局形成任何的影响。甚至整个关中战场,杨坚不出意料也已经出局了,李荩忱接下来不管是战还是和,都要和手握兵权的韦孝宽、李衍等人来谈了。

    至于韦孝宽等人是打算继续打下去还是以长安为筹码向李荩忱换取平安,那李荩忱还不得而知,只不过他可以确定,经过今天这一战,韦孝宽已经不可能再听从于杨坚的调遣,所以关中战局已经不是杨坚能够决定的了。

    倒是同样手握兵权的李衍以及德高望重的李穆,或许还有说话的资格在。

    不枉自己长途奔袭,颠簸的浑身肉疼啊

    此时战场上,杨坚的骑兵已经突破了淳于岑部的防线。毕竟杨坚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也太快了,淳于岑除了能用弓弩手阻拦一下之外,几乎没有办法对杨坚起到任何有效的拦截作用。

    不过憋着一口气的汉军弓弩手还是让杨坚丢下了一地的尸体,仅剩下几十人护卫他的身边了。此时纵然没有将旗,也能够看到被亲卫们紧紧簇拥着的那一道身影。

    羽林骑从斜地里冲过来,羽林骑和杨坚之间只有血仇。杨坚的两个儿子是他们杀得,而羽林骑也有很多人手折损在杨坚的手中,此时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然了杨坚已经没有勇气调转马头和羽林骑决战。

    羽林骑的越来越近,程峰已经提起了手中的马槊。

    “隋王,让属下去吧!”高一边抽动战马,一边喊道。

    杨坚看向自己身边仅剩下的这个心腹:“不行!”

    “隋王,如果没有人断后,我们跑不掉的!”高大吼一声,这一次不管杨坚答不答应,他一招手,带着十多名骑兵和队伍分开,径直扭过头杀向羽林骑。

    “杀!”程峰看也不看这一队迎上来的周人骑兵,羽林骑之中自然而然的分出来几十人负责收拾这些家伙,而剩下的人从容的从两侧绕开,继续向前追击。

    这样的战术对于羽林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甚至根本不需要程峰下令,只要吼一声大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而此时李荩忱也已经走到了战场中央。

    北周骑兵不是死就是降,投降的周人不论步骑,集中在一起,一个个垂头耷脑,对于自己的命运,他们已经无从掌握。

    而李荩忱当然也不会跟他们客气,跟他们客气就是让自己人不痛快。这些人也都将会发配到岭南去,李询不是正缺少兵马么,这些人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这些北地汉子是不是适应岭南的天气,那李荩忱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初汉军下岭南的时候也遇到过这些问题,既然要征服新的土地,损失也是难免的。

    李荩忱没有那么仁慈,对于他来说,大汉的将士自然都是自己的子民,需要全力爱护,但是敌人的士卒,那不过也就是一个冷冰冰的数字罢了。如果连这点儿狠心也没有,那李荩忱也没有必要坐在这个位置上。

    “末将参见陛下!”黄玩和鲁广达并肩而来。

    李荩忱微微颔首,今天这一战他们两个能够在韦孝宽和梁士彦的面前支撑那么久,实际上已经很体现能力了。李荩忱当然不会对他们要求太多,毕竟汉军这些将领从东南一隅走到现在征战天下的战场上,本身也需要成长和历练。

    “末将有罪,请陛下责罚!”淳于岑此时也过来了,只不过相比于黄玩和鲁广达,他上来就先请罪。

    不管怎么说,杨坚是从他的防区跑掉的。

    李荩忱伸手扶起来淳于岑:“杨坚不战而走,爱卿何罪之有?今日之战得赖爱卿,方才能够挡住杨坚,若非杨坚被困住,又焉有如此大胜?”

    淳于岑拱手连连道不敢。

    而李荩忱环顾四周:“今天,我们又距离长安城近了一步!”

    “吾皇万岁!”无数的将士们齐声高呼。

    他们追随着战无不胜的皇帝陛下,又亲身参与了一场胜利。

    与有荣焉。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搜!”

    不远处的山崖上传来程峰的声音。

    杨坚觉得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似乎在那个长安的雨夜之中也听到过这个声音。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发出一点儿声音。

    夜色已深,杨坚跑了足足一个白天,跑到了他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毕竟他不敢折而向东或者向西,只能一路向北。

    而程峰这家伙也锲而不舍的追了一路子,不过羽林骑对于这里的地形地势也不算熟悉,只能在后面紧紧跟着。最终追的只剩下杨坚一个人,基本杨坚的护卫们都因为留下断后和战马体力不支而倒下了。

    不过他们的牺牲也终究为杨坚在战马倒下之后寻找藏身的地方提供了机会。

    饥寒之感同时漫上来,不过很快就被担忧所遮盖。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