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 > 第1732节 决断

第1732节 决断

    当漫天的星光,开始点缀着无云的夜幕时,托比终于睁开了眼。

    安格尔原本坐在书桌前,借着萤石壁灯的光亮,静静阅读着弗洛德的研究报告。不过,在托比醒来后,他便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纸页,将注意力投向托比。

    “这一次的结果如何?”安格尔好奇的问道。

    今天,托比准备进入心之屋五次,而这就是最后一次。在之前的四次中,托比都非常完美的战胜了极怨之念。所以,安格尔很好奇,这最后一次的结果是怎么样。

    托比晃了晃脑袋,将之前灌入脑海里的负面情绪甩在一边,然后才对着安格尔叽咕的叫了几声。

    “成了?”安格尔眼里闪过惊喜,这次也胜利的话,意味着托比今天的五次体验,全都以战胜极怨之念结束,成功率达到了100%!

    托比应了一声,然后又一边伸出翅膀比划,一边鸣叫。

    听完托比的话,安格尔本来喜悦的表情,慢慢收敛起来,皱着眉:“明天你就打算应劫?这么快?”

    托比非常郑重的点点头,本来轻快的鸣叫,也变得低沉起来。

    根据托比所述,它基本已经掌握了和极怨之念应对的办法,所以它准备休息一晚,明天就直接应劫。

    虽然安格尔知道,托比越早应劫越轻松,但是真到了应劫的地步,他还是有些担心。

    “恶魔花妖魔血石还有十多颗,要不再累积一下经验?”安格尔迟疑了片刻,建议道。

    不过,托比直接拒绝了,它似乎已经铁了心要在明日完成应劫。按照它的意思,它把心之屋里极怨之念的投影,每一个细节都记在了心上,再进心之屋试验,也不会有什么进步了,所以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应劫。

    对于普通人而言,嘴上说着记住,但其实只是记在了表面,真到了应用阶段,大脑常?;徨椿?。但对于超凡生命而言,只要记住了,基本就不会忘记,除非是受到不可逆转的机械性伤害。

    安格尔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沉思了一会儿,还是点点头。虽然他的心中充满了担忧,但既然托比自己已经有数,他的任何建议,都只会成为托比心中累赘的压力。

    事已至此,退缩反倒会让心中的魔鬼滋生,只有前进,才可能真正的跨过这段黑暗时光。

    安格尔同意了托比的说法后,便带着他返回了现实。

    安格尔将托比的意思说给了格蕾娅听,格蕾娅的反应和安格尔一样,都带着担心,希望可以再多试试,不过最终还是被托比说服。

    既然决定明日应劫,格蕾娅自然要让托比得到最好的休息。她不仅亲自为托比作了一顿美食,在托比身体与灵魂都感觉餍足后,带着托比来到梦幻双生的世界里,乘坐着猫巴士去了空灵之森,让托比在这片充满鸟叫虫鸣的寂静森林中,休养着精神。

    托比独自在梦幻双生里休息的时候,格蕾娅与安格尔则离开了幻境。

    格蕾娅似乎有话想说,避开了庄园里的夏莉与阿撒兹,与安格尔来到了大厅内。

    在坐下后,格蕾娅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沉默了许久,看她脸色变幻,似乎在纠结着什么。隔了好半晌,她才犹豫的问道:“你觉得,托比能度过这次劫难吗?”

    安格尔想了想:“至少成功的几率至少比以往高很多?!?br />
    “也就是说,你心中也没有肯定的回答?!?br />
    安格尔点点头:“任何变化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但我相信,托比这段期间的经历,已经足以让它应付各种未知的情况?!?br />
    “真是如此,那自然好。但我还是有些放不下心?!备窭冁倭硕?,直视着安格尔的双眼:“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在格蕾娅的双眸中,安格尔第一次看到了闪烁、不安与怯惧。

    格蕾娅或许也从安格尔的双眸中,看到了自己的投影,她有些讪讪的低下头:“我觉得自己都有点不像自己了,既优柔又寡断,或许是这具肉身,也在影响着我的思维。算了,我不问了……”

    “你问吧?!卑哺穸蚨狭烁窭冁淖猿埃骸爸灰抑?,我就会回答你?!?br />
    或许是因为格蕾娅那一瞬的柔弱,让安格尔生出了同情。他这一刻,甚至做好了将梦之旷野的真相告诉格蕾娅的准备,然而格蕾娅并没有询问梦之旷野的事。

    “其他的事情我都不管,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托比在明梦中遇到的极怨之念,真的和它现实中应劫时,遇到的极怨之念是一样的吗?”格蕾娅沉默了片刻,问出了这段期间,心中最大的疑惑。

    如果明梦中的极怨之念,只是一个虚拟的梦境,那么托比战胜极怨之念的经验,真的能用在现实中应劫吗?

    对于这个问题,安格尔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是一样的?!?br />
    他虽然也不知道托比在心之屋内经历了什么,但他可以确定的是,极怨之念肯定是相同的。因为安格尔拥有梦境之门的权能,所以他能清楚的感知到,当托比进入心之屋后,一种奇异的生物……或者说力量,似乎连接到了托比。

    根据安格尔的查探,可以确定这种力量是大量的负面情绪集合,正是这些负面情绪集合造就了心之屋里的极怨之念投影。

    所以,安格尔可以肯定,托比在心之屋里遇到的极怨之念,其实就是它体内的极怨之念。

    只不过,因为心之屋的关系,极怨之念被拉进去成了一种磨砺托比的投影罢了。

    “你确定?”格蕾娅仔细的盯着安格尔。

    安格尔点点头:“我确定,托比这段期间与极怨之念的对战,绝对不是做白功。当劫难降临,托比在现实中真正面对极怨之念时,它的这段经历会成为它获胜的关键?!?br />
    看着安格尔笃定的眼神,格蕾娅心中的忐忑稍微降低了些,她长长的吐出胸口的闷气:“但愿真的如此吧?!?br />
    格蕾娅将自己整个人投入沙发的凹陷中,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既有对托比的担心,又有对自己这种小女人担心作态的厌恶。

    时间,就在这种寂静中,慢慢的流逝。

    约莫一个小时后,大厅外突然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