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其他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074章 花的很值

第1074章 花的很值

    “两千万!“蓝波突然开口,直接加价五百万。

    尽管竞拍众人都有猜测,突破两千万并不困难,可毫无预兆的突破,还是令不少魔族心脏空了一拍。

    要知道两千万魔晶,几乎已经是一位,寻常魔帅的大半身家。一次抛掷出来,所需要的魄力,简直大的不可想象。

    而且,还有一句已经,重复了几遍的话,拍卖场中的珍贵宝物,绝非一件两件。

    越到后面,越有可能出现,真正的好东西。

    两千万魔晶,让竞拍者数量,至少减少三分之一。

    而接下来廖师的出价,在这个基础上,又淘汰掉了近乎八成以上的竞拍者,“三千万!”

    一次加价千万,即便在幽冥台的拍卖中,都算得上绝对的大手笔。

    台上,拍卖师脸上,瞬间冒出两团红润,声音越发激动高昂,“是这位小姐,又是这位小姐,直接提价一千万!所以现在,竞拍价是三千万,还有哪位客人,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

    他眼神不断扫视全场,但还有心继续出价的魔族,已经少之又少,几乎没有得来任何回应。

    不过,如今三千万的价格,也超过了对这管山丘巨魔血液的估价,已算是一次成功的竞拍。

    “三千一百万!”

    是蓝波,这位厄峰城城主的弟弟,终于把握到了第二次,加深在廖师心目中印象的机会。

    而且这一次,他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再罢手。

    第一次收手,第二次就一定要强硬,压下廖师的气焰,将山丘巨魔的鲜血收入囊中。

    只有如此,两次的反差之间,才能在廖师心里,造成更深的痕迹。

    甚至会因此,对他生出好奇。

    那么,一个美妙的故事,或许就可以在这份好奇中,慢慢的生根发芽了。

    廖师挑了挑眉,很是“惊讶”的看了一眼,然后嘴唇动了动,蹦出一个令人心跳加速的数字,“四千万!”

    “四千一百万!”蓝波起身,脸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苦笑,充满了无奈与迫不得已,“这位小姐,山丘巨魔的血液,是我参与此次竞拍,最重要的目标之一,所以只好抱歉了?!?br />
    廖师微笑着点头,“当然,宝物动人心,价高者方可得,你我各凭手段也就是了?!?br />
    她抬手,“五千万?!?br />
    蓝波还礼,“多谢小姐体谅?!?br />
    他站直身体,深吸一口气,“六千万!”

    吐字清晰掷地有声!

    竞拍到了这时,出现了短暂停顿,幽冥台方面派出人手,去验证了蓝波的购买实力。

    毕竟,若不提前验明身家,一旦最终闹出笑话,幽冥台也会跟着一起颜面无光。

    事实证明,蓝波的确很有资本,幽冥台的魔族恭敬行礼后,将魔晶卡交还给他。

    那是一张,通体深紫之色,表面却又有着,像是燃烧火焰花纹一般的奇异纹路。

    在略显昏暗的环境下,很是吸引到了一批眼神,但凡察觉到这张魔晶卡的魔族,脸色皆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震动或忌惮。

    魔晶卡在深渊中,属于一种身份的象征,可魔晶卡本身,也是有着高下区别之分。

    比如蓝波手中这张,就属于发行量极少,最顶尖的一种,绝大部分深渊王者持有的,也是这种晶卡。

    只此,便足够证明,蓝波的身份与地位,旁边侍奉他的那位魔女,双眼娇媚的都要流出水了。

    至于财富……

    凭借这张卡,即便里面没有存入半颗魔晶,也能直接透支出十亿甚至更多魔晶。

    它的别名,是王者无限卡,意味只要持卡者还在,便可近乎无限量的从中提取魔晶。

    “拍卖继续!这位贵客出价六千万,还有没有客人出价?”拍卖师似乎得到了一些提醒,语气变得沉稳许多,也少了鼓动人心的话,眉眼间露出一丝肃穆。

    王者无限卡……虽然幽冥台不会畏惧一尊深渊王者,但既是能够直接,代持其卡的亲近之人,便必须给予应有的尊重。

    不主动挑拨,就是这份尊重的体现,至于持卡人自愿产生的消费,他们依旧照单全收,

    廖师眨眨眼,扭头看了一眼狐老。

    这家伙微微一笑,道:“咱们的身份,虽然够不上获得,最顶尖的王卡,但区区几千万魔晶,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就算再多个几倍,老夫拿出来有压力,但对黑天罡来说,却也问题不大?!?br />
    黑天罡点头,取出一张魔晶卡,“十亿之内都可?!?br />
    廖师眼神微亮,嘴角勾起弧度,抬手,“一亿!”

    声音所到处,像是按了消音键,拍卖场陷入短暂死寂。

    蓝波心脏蓦地一抽,刚才因为拿出这张,兄长特意给他的魔晶卡,所带来的虚荣自信,此刻消散的干干净净。

    一亿啊,那可是一亿魔晶!

    取出来,足够堆放成一座大山,填平一座不大的深渊小城。这女人的身家,比想象中的,都要更加惊人!

    可局面到了这一步,话也已经撂下,除非他放弃最初的念头,不再打廖师的主意,否则无论如何,都只能死撑下去。

    “两亿!”

    不仅要撑下去,还得表现的,丝毫不落下风。

    因为,只有同一层次的人,才有可能产生交集,继而生出进一步深入交往的冲动。

    黑甲眉心重重跳动,尽管以城主的身份,魔晶这种东西,只能算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

    可这个数字太大了,也会对城主造成影响,而且这件事情进行到现在,公子明显是骑虎难下,如果再继续下去,很容易无法收场。

    “公子……”

    他刚刚开口,就被蓝波凌厉眼神打断,接下来的话,只能生生咽了回去。自这道眼神中,黑甲感受到了强烈的厌烦与不耐,显然公子对他的不满,已经不愿遮掩了。

    唉……回到厄峰城后,他便主动申请调离吧,只是被这位,城主最心爱的幼弟不满,想来他以后的日子会很不好过。

    廖师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然后吐出口气,起身行了一个,端庄无比的高等魔族礼节,“这位公子好魄力,山丘巨魔的鲜血,就归你了?!?br />
    心头蓦地一松,蓝波面露笑容,他知道自己赌对了,如果刚才有一丝犹豫,都会彻底错过良机。

    刚才,他已经注意到了,廖师看来的眼神,其中的关注与好奇,是隐藏不住的。

    这两亿……花的很值!

    魔晶这种东西,对他们蓝家而言,只要花费时间,就能够积累的无穷无尽。但眼下这般良机……那是百亿魔晶都换不来的。

    “多谢小姐相让,接下来的竞拍,若小姐有意,蓝波会主动退让一次以作回报?!变烊餍欣?,他转身落座。

    已经勾起对方的好奇,现在最该做的,并非过多的表现,而是展现自我的魅力。

    甚至于,最好还能有点,若隐若无的冷淡。只有这样,女人才不会认为,你是在刻意的接近他们。

    当然,说的再多都是理论党,也就是“嘴炮”而已。真正的硬条件,还是自身足够帅气(美丽),家中地多粮多人脉广。

    否则这一切,就是学会的屠龙技,根本没有施展余地。至于这些话扎心与否……事实便是如此,与扎不扎心无关。

    秦宇眼底露出古怪,他现在可以确定,廖师这个女人,一定是在算计着什么。

    不然,就她那糟糕的性格,还有拍卖开始前,就叫嚣着用魔晶砸倒所有人,会这么轻易就罢手?

    还跟这个叫蓝波的小白脸,有来有往的在这交锋?呵呵,要说里面没鬼,我张嘴就把桌子吃了。

    难道说,廖师突然转了性子,对这种小白脸动心了?

    想想之前,她痴迷阅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籍,秦宇突然觉得,这似乎也不是没可能啊。

    啧啧,如果真是这样,廖师的这个眼光跟口味,可真是够糟糕的。

    他可不信,以廖师的眼力,之前就没看出来,刚才那个表现的潇洒自如叫蓝波的小子,已经是咬牙硬着头皮死撑。

    就在秦宇,心里念头翻滚的时候,突然挨了重重一脚,他抬头瞪过去,“你踩我干嘛!”

    廖师脸上在微笑,嘴唇微动,蹦出咬牙切齿的声音,“我警告你,少在这乱七八糟的瞎想,你给我表现正常点,别坏了我的好事!”

    秦宇冷笑一声,心想你要真的喜欢这小子,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才懒得管。

    拍卖继续,他无聊的很,向后一靠下意识转身,看了棉雅一眼。几息后,秦宇眉头皱了皱,他想了想,起身道:“我去喝点东西?!?br />
    从棉雅身边走过时,碰了她的膝盖一下。

    棉雅深吸口气,勉强笑道:“小姐,我去侍奉公子?!?br />
    说着起身跟了上去。

    狐老、黑天罡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彼此眼底,一丝欣慰之意。

    秦宇阁下尽管有些时候,表现的冷漠了一些,可事实上心中,却是一个很柔软的人。

    跟随这样的人,才不会遇到一些,令人寒心的事情……看来,他们的决定没错。

    走到摆放自助茶点的地方,秦宇在一处角落站定,转身微微皱眉,“你怎么回事?”

    棉雅这一路上,已经想了很多,原本决定什么都不说的,可被这么一问,眼泪就流了下来。

    秦宇吓了一跳,他能察觉到,这次眼前的九尾魔狐魔女,不是在施展勾人的手段,她真的哭了。

    “喂!有事说事,你哭什么?别人看到了,怕是得怀疑我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棉雅抽噎着抹了抹眼泪,“对不起公子,但我真的忍不住,我想求您一件事情,虽然很过分,但请您帮帮我!”

    说着就跪了下去。

    秦宇一把抓住她,沉声道:“你想我拒绝你,就继续跪下去,我绝对不会再阻拦?!?br />
    棉雅顿了一下起身,抬头看过来,双目一片通红。

    秦宇收手揉了揉眉心,果然好奇心这种东西,是绝对不能有的。

    至于心软什么的,呵呵,只是一些深渊魔族而已,生灵世界的死敌,他当然是一点都不在乎。

    没错,我只是好奇而已。

    吸一口气,秦宇放下手,“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