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其他小说 > 抬棺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彩虹断裂

第二百二十八章 彩虹断裂

    那吴仲雄听我这么一说,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说:“宫主,我也同意,只是…?!?br />
    “只是什么?”我忙问。

    他说:“九爷,如果我们这么干了,恐怕会跟北方的八大金刚结下死仇,甚至会大打出手?!?br />
    他说的这个,我早前就想到了,但就算没有这次的事,以王木阳他们的性格,等他们回去后,势必也会跟我们过不去。

    不过,不同的是我们的仇恨没那么深。

    可,到了目前,我也顾补上那么多了,反正又仇了,就算加深了又何方呢。

    于是乎,我就说:“没事,他们敢乱来,我们没必要怕他们?!?br />
    “可,宫主,我们与八大金刚这些年下来,也算是相安无事了,而我们八仙一直群龙无首,这些年都是各干各的,如果此时闹翻的话,不利于我们八仙?!蹦俏庵傩鄢了剂艘换岫?,低声道。

    “老吴,你怕个球啊,那八大金刚有个锤子啊,九爷身怀火龙纯阳剑,又开了訇瞳,量他王木阳也不敢怎样了,别忘了还有我们兄弟俩,而我们兄弟俩这些年混的很差,但外边的朋友还是有些,再加上九爷贵为我们卡门村的村长,何须怕他们?!蹦抢钭友显谂员咦孕怕溃?br />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面吧,只要那王木阳不是傻子,决然不敢对九爷怎样,也不敢对八仙们怎样?!?br />
    “即便这样,那倒没什么担心了?!蹦俏庵傩厶耪饣胺判牧瞬簧?。

    见此,我又朝小川望了过去,问他:“你有什么想法?”

    他摸了摸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宫主,我同意,只是,我能不能提个请求呀?”

    “什么请求?”我笑着问。

    他摸了摸肚子,尴尬地笑了笑,说:“出去后,能不能请我吃个饭,喝个酒吖!”

    听着这话,我当真是哭笑不得,而那李子严则在旁边笑骂道:“这次出去后,我请你喝酒,喝死那种?!?br />
    “喝酒怎能少的了我?!蹦钦陪宸绱樟斯?。

    “不,我要九爷请?!蹦切〈ㄒ×艘⊥?,朝我望了过来。

    “为什么?”李子严下意识问。

    “九爷请的酒,要香点?!蹦切〈?,摸着后脑勺说。

    “我草,你小子脑袋有问题吧!”那李子严笑骂了一句,然后朝我望了过来,问我:“九爷,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怎样才能通知王木阳?”

    我稍微想了想,这倒是个问题,但想到我们先前对王木阳的猜测,他应该会在外边留人埋伏我们,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找到埋伏我们的人,让他想办法通知王木阳他们就行了。

    当即,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

    李子严等人纷纷同意。

    确定好这事后,我朝吴仲雄望了过去,我答应过他,帮他在紫荆冰棺上边刮点东西下来,如今我们已经决定要出去了,自然要替他完成这个任务。

    “九爷,谢谢!”那吴仲雄一见我眼神,立马明白我意思。

    我点点头,直接轻喝一声,“巍河分明近天边,彩云断裂远似近?!?br />
    言毕,我直接给火龙纯阳剑下了一道指令,让它去紫荆冰棺上边刮点东西过来。

    只听到咻的一声,火龙纯阳剑急速而去。

    令我们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在靠近紫荆冰棺时,陡然金光大盛,像是有什么东西直接罩在紫荆冰棺表层,整个空间出现一层波浪。

    紧接着,紫荆冰棺上方出现一道彩虹。

    那彩虹异常耀眼,刺的我们所有人眼睛都睁不开。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那张沐风尖叫一声。

    我透过指甲的缝隙朝紫荆冰棺望了过去,就发现那彩虹约莫两米长,三十公分宽,悬挂在紫荆冰棺上方,随着彩虹出现,紫荆冰棺被照的炫彩异常。

    “难道这种现象就是那十四字提到的彩虹?”我嘀咕一句。

    等等,不对??!

    古时候的彩虹应该不叫彩虹才对??!

    待眼睛适应强光后,我朝李子严问了一句,“老李,古人叫彩虹叫什么?”

    他稍微想了想,就说:“好像叫龙吸水,古人认为彩虹会把水吸走,一般出现彩虹时,都会拿着扁担之类的东西,将彩虹赶跑?!?br />
    我稍微想了想,挺符合古人的思想。

    可,如果古人讲彩虹称之为龙吸水的话,为什么银花婆婆给我的十四个字中会提到彩虹,难道李淳风前辈推算到现在会将这东西称之为彩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后面几个字又如何解释?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李子严拉了我一下,“九爷,快看,那彩虹断裂了?!?br />
    嗯?

    断裂?

    我立马朝那边望了过去,就如李子严所说的那样,那彩虹的两头朝紫荆冰棺缓缓坠了下去,中间出现一条裂缝。

    “我草,真的出现彩虹断裂了,也就是说最后七个字中的前四个字得到了应验,那么三个字呢,远似近,又是什么意思?”

    我心中一阵嘀咕,紧紧地盯着紫荆冰棺上方的彩虹,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在我们的注视下,那彩虹很快便分成了两半,正好落在紫荆冰棺一头一尾,犹如守护神一般,而原本绚丽的光线,在这一瞬间消之殆尽,整个空间再次恢复到先前的光线。

    “这是什么情况?”那李不语皱着眉头问。

    我没说话,紧盯着紫荆冰棺,直觉告诉我,想要在紫荆冰棺上边刮点东西,恐怕极难。

    “宫主,要不算了吧,反正这样也过了这么久,我也习惯了?!蹦俏庵傩壅驹谖遗员?,低声嘀咕道。

    我还是没说话,脚下朝紫荆冰棺走了过去。

    “九爷,你干嘛去?”那李子严连忙叫住我。

    我回头瞥了他一眼,“我打算试试?!?br />
    “可,九爷,我刚才敲过地面,紫荆冰棺附近有着大量的机关,还伴随着大量的煞气,你没必要为了治好老吴而牺牲自己??!”那李子严一脸急色道。

    深呼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生出一股特别奇怪的感觉,就觉得紫荆冰棺应该不会伤害我,尤其是刚才那彩虹出现时,那种感觉尤为强烈。

    否则,最后三个字远似近根本无法解释。

    “希望这次赌对了?!?br />
    嘀咕一句,我脚下缓缓靠近紫荆冰棺。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