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 > 第2544章 原来是冲我来的

第2544章 原来是冲我来的

    地上。

    向小园娇嫩白皙的脸庞陷在黑褐色的地面上,眼神有悲恸和忧虑,也有怒火汹汹燃烧。

    那只大脚,踩在她纤瘦背脊上,充斥着无法撼动的霸道力量,将她整个人死死压制。

    这是一个充斥莫大羞辱味道的禁锢方式。

    “他会来的,一定会……”向小园唇角淌血,浸透地面,眼神透着坚定之色。

    脚踏向小园的玄衣男子轻叹,声音依旧温和,道:“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姑娘,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你死,要么你那位舅舅死,你来做决断?!?br />
    “直接杀了便是,何须这般麻烦?”

    光头俊美男子青艋走过来,看着被踩在地上的向小园,不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多美丽的姑娘,可却被这般践踏,看得我都有些心疼了?!?br />
    声音带着戏谑,阴阳怪气。

    “小园!”

    远处,重伤垂死,浑然浴血的柳相缺冲来,目眦欲裂,眼睛充血,像因暴怒失控的兽。

    青艋眸子中凶悍之气一闪,“老前辈,我都已饶你一命,还这般不知死活吗?”

    话音未落,他随手一拳挥出。

    砰!

    柳相缺顿时倒飞出去,肌体龟裂,骨头不知断裂多少根,伤势之重,竟是无法让他这位帝祖从地上爬起来了。

    “放了小园,要杀要剐,我奉陪到底!”柳相缺嘶声道。

    青艋笑嘻嘻的,不再搭理他。

    玄衣男子则将目光看向那手握书卷,正在认真研读的长裙女子。

    后者有些无奈地抬起螓首,看了玄衣男子一眼,道:“为何总要我来做决断?”

    玄衣男子笑容温纯,道:“那好,我就送这位姑娘上路,只要你别怪我辣手摧花,只会欺负女人便可?!?br />
    长裙女子不禁莞尔,素净淡雅的脸庞泛起一丝玩味,“你就不担心,那个林寻来了,为这位姑娘报仇?”

    玄衣男子认真想了想,道:“那可怎么办,难道非要让我把这位姑娘供起来,跪地上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歉忏悔?”

    说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禁笑起来。

    “你啊,看似温和如玉的一个人,实则最是铁石心肠,青艋都比你像个人?!?br />
    长裙女子摇了摇头,重新将目光看向手中书卷,“我最多再等半刻钟,你自己掂量怎么解决吧?!?br />
    玄衣男子点了点头,看着脚下的向小园,声音温柔道:“姑娘,别担心,你还有半刻钟可活?!?br />
    “没劲,换做是我,断不会这般磨叽,直接将其一拳轰杀便是?!?br />
    青艋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长裙女子身后,那有着一个穿着朴素布衣的男子一直沉默,不发一语。

    他浑身上下都很干净,盘髻的长发梳理得很整齐,只是模样谈不上英俊,略显平庸,连气息也趋近于无,立在长裙女子一侧,很容易被人忽略掉。

    可当青艋目光看过去时,却带着一抹难掩的忌惮,以及一丝跃跃欲试般的斗志。

    可最终,他忍住了去试探这布衣男子的心思,不敢乱来,否则,他很怀疑自己会否被一拳打死。

    自始至终,那布衣男子都没看他一眼,可青艋并不在意,他知道,在布衣男子眼中,不止没有他,也没有那玄衣男子。

    真正被布衣男子在意的,只有那淡雅如兰,素净婉约的长裙女子。

    “姑娘,只剩下半刻钟了,你有什么遗言不妨说来我听听,或许,我大发善心,还能帮你立个碑什么的?!?br />
    青艋闲的无聊,蹲地上笑嘻嘻问道,说着,他伸手朝向小园脸蛋捏去,“你不说话,我可就把你这张诱人的小嘴撕烂啦?!?br />
    “你要撕谁的嘴?”

    一道略显突兀的声音响起,在这片天地响彻,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淡漠寒意。

    青艋手中一顿,扭头望去。

    脚踏在向小园身上的玄衣男子挑了挑眉,温和笑道:“看来,对方还是很牵挂你的,接下来就要看看,是他能够活着将你救走,还是你们一起……去死?!?br />
    说着,他也抬眼看去。

    而长裙女子依旧在看书,仿似入迷,身旁的布衣男子也依旧沉默如初,平庸的面庞上,犹如万古不化的冰山,毫无情绪波动。

    远处,一道峻拔的身影凭空出现,映入青艋和那玄衣男子的眼中,皆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青艋的目光肆无忌惮。

    玄衣男子的目光则带着淡淡的笑意,那是一种冷漠到极致的笑,犹如等到猎物时的欢愉。

    来人正是林寻,他看了看负伤严重到无法起身的柳相缺,眉头微微皱起。

    而当看到被踩在玄衣男子脚下的向小园时,一对眸则不易察觉地眯了眯,有寒芒一闪而逝。

    “林兄,不必管我,快带我舅舅离开!”向小园焦急出声。

    她太清楚这些人的可怕,一个比一个逆天,恐怖到令人绝望的地步。

    唰!

    青艋一闪身,出现在旁边的柳相缺身边,同样一脚踏在柳相缺身上,双手则环抱胸前,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挑衅味道看向林寻,道:“不管你是来送死,还是来救人,首先要过了我这一关?!?br />
    他挑起拇指,对这自己指了指,眼神凶悍,倨傲之极,额头前的血色鸢尾图案妖异慑人。

    “还有我这一关?!?br />
    玄衣男子笑容温煦,“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知道你的来历,但无论是我,还是青艋,皆不相信,这世上有谁能够在绝巅八重境中,就能打破祖境天堑?!?br />
    林寻沉默片刻,忽然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冲着我来的?”

    “可以这么说?!鼻圄谎凵裥缀分写畔汾?,“怎样,敢不敢玩一玩,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就放了这位被我打成狗的老前辈?!?br />
    柳相缺愤怒交加,可他明显极力压制着,努力让自己冷静,嘶声道:“小友,你速速离去,小园求救之事,本就是糊涂之极的做法,你可不能掺合到此事中,否则……”

    不等说完,他发出一声闷哼,脊梁骨都被青艋的脚踩得碎裂开。

    “怎样,敢不敢?你倒是给一个痛快话啊?!鼻圄贿肿煨Φ?。

    林寻也笑了,唇中轻吐两个字:“好啊?!?br />
    他抬脚迈出一步。

    轻飘飘的一步,毫无章法可言,可此时正在低头看书的长裙女子却忽然道:“青艋,小心!”

    熟悉林寻的人,或许知道,当他做出这样的决断时,意味着什么,那些死在林寻手下的对手,当是最清楚,这样的林寻是何等恐怖。

    刹那间,林寻身前虚空无声无息地碎裂出一道笔直的裂缝,而他人早已如一道迅疾的光,出现在青艋身前。

    青艋不愧是久经杀伐的凶悍人物,脸色微变的他竭尽全力施展出周身之力,打出一记霸猛无匹的拳劲,试图挡住林寻这突兀而至的攻击。

    林寻不闪不避,任由这一拳砸来,而他的大手则如遮天牢笼般,覆盖而下。

    砰!

    青艋那一拳,砸在林寻身上,却竟都没能破开林寻周身的防御力量,那等凶悍无匹的拳劲反倒被一寸寸碾碎磨灭,这让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不对劲,脸色又变,正欲变招。

    林寻那劈头盖脸的一掌已覆盖而下,掌力喷薄,势如破竹般将青艋身上的防御力量震碎,而后掌指如抓,一把攥住青艋的脖颈,猛地将他整个人提到了半空中。

    原因无他,相比一击杀死青艋,他更担心青艋临死反扑,将脚下的柳相缺击杀,故而,才会第一时间将其困住。

    此时,林寻拎着这个之前还凶悍无匹,将柳相缺这等帝祖都打得重伤垂死的青艋,就如拎着一个小鸡似的,那等恐怖无匹的镇压之力,简直是惊世骇俗,完全超出在场任何人的想象。

    而青艋俊美的脸庞已是憋得涨红扭曲,双眸中写满惊骇,似无法相信这世上竟有人能一击之下就将自己擒下。

    “小秃子,就你这种货色,也有胆跟我玩?”林寻神色淡漠,幽邃的眼神中尽是冷冽讥嘲之色。

    远处,手握泛黄书卷的长裙女子一脸愕然的神情,淡然从容如她,此刻也都露出这般表情,其他人就更不必多说。

    那个脚踏在向小园身上的玄衣男子,神色间那温煦如春风的笑容一点点敛去,这时的他才显露出那种深藏于内的冷酷。

    “朋友,再不放手可就会闹出认命?!毙履凶用衅鹧劬?,认真提醒。

    “行啊?!?br />
    林寻笑道,“命可以先留着,不过他既然找死挑衅我,之前又打伤了我这位前辈,总得付出些代价才对?!?br />
    喀嚓!喀嚓!咔嚓……

    话音还未落下,青艋浑身的骨头,就被林寻一抖手爆发出的力量震得寸寸爆碎,发出密集的骨骼爆碎之音,整个人如面条似的瘫痪。

    遭受到如此残酷的重创,这青艋倒是够狠,咬牙不吭一声,只一对凶悍无比的眸子充血,死死盯着林寻,写满恨意。

    砰!

    林寻则看都不看他一眼,丢垃圾似的,扔在脚下,而后将目光看向玄衣男子,问道:

    “你确定,还要我过你这一关?”

    场中寂静,气氛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

    加更送上!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