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玄幻小说 > 霸皇纪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污浊人间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污浊人间

    《旭明大厦一间公司总控法器失控,导致爆炸,伤亡众多。安全问题刻不容缓!》

    白湖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喜欢看新闻。光镜上会自动播报一些重要新闻。这也是她父亲白铭的生活习惯。

    天岳都的都市圈人口太多了,一天死个几千人都是正常操作。各种意外导致的死亡,更是层出不穷。

    但旭明大厦这个词,却引起了白湖的注意。她记得很清楚,给鹤晴的那份资料上,灵光公司就位于旭明大厦。

    记得鹤晴可是对灵光公司充满敌意,昨天才要了资料,晚上旭明大厦就出事了。这也太巧了。

    白湖登陆了天岳都安全网,这是治安总局的内部网络。她也是通过这个网络查到的灵光公司资料。

    白湖现在是治安总局调查员,其实也就是挂个名。遇到各种问题,都容易解决。譬如车被扣分??盍?,和人打架冲突了,这个身份就能轻易解决问题。

    她父亲的治安总局高官,帮她挂个名易如反掌。

    登上安全网,白湖就看到了详细的报告。

    果然,出事的正是灵光公司。公司董事长范宗当场被杀,还有其他在场的高级人员,也尽数被杀。

    监控法器显示,凶手打破窗户飞进办公室,不到一分钟时间内,把所有人全部解决。其手段之凶残暴烈,极其罕见。

    但监控法器只能排到一个黑影,凶手身上应该有屏蔽监控的特殊法器。调查结果显示,凶手使用爆烈针行凶。但法器很特殊,威力强大。

    安全网内部,已经把凶手标注为五星等级危险目标。

    按照最高安全委员会的安全细则,危险目标分为十个星级。一星最低,十星最高。

    像一般抢劫偷窃的小贼,根本没资格被列为危险目标。只有那些修为强大又罪行累累的凶徒,才会被列入危险等级。

    有危险等级的嫌犯,在办案中也有着极高优先权。五星等级虽然不算高,但考虑到对方第一次犯案,其实已经有些夸张了。

    正在吃饭的白铭放下筷子,他对白湖说:“你脸色有点不对,有什么问题?”

    白铭在外面很威严,但对白湖一直很宝贝,说话的态度也特别温和亲近。

    白湖摇头说:“没事,就是觉得吓人。突然就冒出来个杀人狂魔?!?br />
    “灵光公司,哼哼,也没一个好东西。要么是利益分配不均内讧,要么是黑吃黑?!?br />
    白铭专门分管这些,对于灵光公司的底子还是很清楚的。但这个公司是某个派系黑手套,他也不能真是去管。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要考虑大局,考虑利益。什么正邪善恶,只有小孩子才以这个为标准。

    “这个凶手真有这么厉害???”

    白湖试探着问:“连监控法器都拍不到?”

    “能干扰监控法器也不是很难。不过这个凶手身上法器的确是有点特殊,都是从没见过的类型?!?br />
    白铭说:“灵光公司背后的家伙们都急了。正在到处狂搜。这些事你就别管了。凶手也厉害,不是你能碰的。你最近晚上不要出门,老老实实在家待着?!?br />
    “老爸,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轻重?!?br />
    白湖和白铭撒了两句娇,轻易蒙混了过去。主要是白铭也根本没想过这件事和自己闺女有什么关系。

    吃过早饭,白湖就在八级老师的教导下修炼法术、武道。

    整整一个上午,都没空干别的。

    这就是资源的优势,只要不是傻子,在名师指导下按部就班修炼,总能有所成就。

    白湖资质不错,虽然不算多努力,现在修为在小一辈里,也算是第一流的。她原本自我感觉还挺良好,但昨天知道鹤晴突破七级了,她心里其实也不是很舒服。

    一直以来,都是她远远超过鹤晴。一天的时间,鹤晴就超过了她。虽然鹤晴是她最好的朋友,这种突然的幸运,她也需要调整一下才能适应。

    刻苦训练了一上午,白湖也觉得很充实。修炼的进步,在她这个层次其实很容易感觉到。

    连续三天修炼,和休息三天,整个人的状态就会有巨大差异。

    白湖在自家露天大泳池里游了几圈,才洗澡换了衣服,懒洋洋躺在遮阳伞下。她连上天网,打开了鹤晴直播室。

    鹤晴穿着小白裙子,小白鞋,修长白腿在阳光下更是闪耀着温润柔光。怎么看都是一个清爽又漂亮的美少女。

    因为前几天鹤晴捡漏成功,意外获得传承。关注粉丝一下增加到了十万级别。不过,鹤晴直播也没什么特殊内容,吸引力不足,粉丝也在迅速流失。

    白湖看了眼直播室的观众,只有五千多。这个数量就有点低了。完全对不起她的粉丝数量。

    鹤晴到是笑的很开心,似乎对这个粉丝数量颇为满意。她正在自家店里面介绍各种产品。

    “看到这柄练习剑没有,完全仿真,手感十足,材料扎实?!?br />
    鹤晴说着手腕微微一抖,就舞出一大片灿然剑光。

    观众们也很配合,都跟着一起叫好。

    白湖以六级??偷难酃饫纯?,这一手也是漂亮之极?;蛔鍪撬?,只怕也难以像鹤晴这样随手施为。

    “主播六六六,火箭聊表心意……”

    白湖经常给鹤晴做托,又的确是觉得这一剑漂亮,直接打赏了一千块。

    示范的效应非常好,立即就有人跟着打赏了一波。

    “谢谢白白,谢谢大佬一只猪……”

    鹤晴熟练的表示感谢,又接着演示起武道商店的其他用品。

    鹤晴家的小店不算大,但各种用具都很全,而且价格实惠,质量也不错。在这一片区域,也颇有口碑。

    就凭鹤晴这点观众,想要把流量兑现就太难了。她其实也就是为了开直播,做广告还在其次。

    白湖在一旁看着了一会直播,也觉得鹤晴成熟了不少,不再是以前那种只会卖萌装可爱、偶尔唱歌跳舞。

    武道商店那么多商品,不论是刀枪剑戟,还是长鞭短棒,包括各种奇门武器,特殊用具,鹤晴都能摆弄两下。随口解说也能切中要点。

    以前的鹤晴,绝没有这样的见识。观看直播的观众,也都不了解鹤晴水平,看不出问题。而且大多数观众,也就看鹤晴的长腿和小脸,根本不明白鹤晴说的有多精练到位。

    白湖看着直播的鹤晴,一脸轻松坦然笑容,怎么看也不像是干下惊天大案的凶手。以她对鹤晴的了解,她应该还没这个胆子。

    就算有这个胆子干了坏事,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安之若素,毫无异状。别说鹤晴,就是千锤百炼的战士杀手,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白湖做出这个判断后,心里也松了口气。她真怕鹤晴一时冲动犯下大错。这种大案,谁都保不住凶手。

    鹤晴要是走出这一步,就真的完了。

    她想了下还是不放心,给鹤晴发了私聊,约她下午去网吧见面。

    鹤晴到是满口答应,并没有一点迟疑。

    到了下午,鹤晴再次来到网吧和白湖碰面。不过,这次白湖身边却多了几个青年。

    这几个青年都穿着时尚,一身的富贵气。眉宇间更是洋溢着一股高人一等的味道。

    几个人看到鹤晴也都是眼睛一亮,其中一个长的最英俊的青年直接走过来主动伸手:“我叫范云鹏,是白湖好朋友,美女,你怎么称呼???”

    “白湖?”

    鹤晴没伸手,微微点头示意,又给了白湖一个疑惑的眼神。

    白湖无奈摊手:“这是我堂哥白君,这些都是他朋友。在这里偶遇到了?!?br />
    白湖也不喜欢堂哥和他这些朋友。都是有钱有权的家伙,每天里想的就是怎么玩。像鹤晴这样的女孩,在他们眼里就是玩物。

    只是在门口偶遇到,几个人就缠上了她。有堂哥在这,白湖也不能真翻脸。

    白君当着自己堂妹的面,到是没那么跳脱。只是看着鹤晴的双腿也是满眼放光。

    范云鹏没能握上小手有点失望,但鹤晴的矜持更让他生出兴趣。他笑吟吟的说:“不用害羞,我们都是好人?!?br />
    旁边一个桃花眼的粉红青年不屑的说:“你个**,也敢说自己是好人?!?br />
    粉红青年对鹤晴露出讨好笑容:“小妹妹,我才是好人。以后你有事,尽管找我卫虎?!?br />
    “就你还卫虎,像个病猫似的。妹子要是跟了你才完蛋了,三分钟都坚持不了废渣?!?br />
    另一个粗壮青年,胸口露出大半,一丛胸毛在外面撅着。说话也是声音粗重,很有力量感。

    白湖走过来揽住鹤晴说:“你们别吓到鹤晴。我朋友是主播,愿意捧场就多打赏。谢谢几位了?!?br />
    几个人都是满口答应,并当场搜索到鹤晴直播间,加了关注。

    范云鹏更是拍着胸口说:“老妹放心,等你直播哥给你刷冲天炮,直接让你全直播平台飘红?!?br />
    冲天炮也是打赏,一个一万块。这样大额打赏,会全直播平台飘红。对于主播来说,也是重要宣传手段。

    那些大主播,天天都会有飘红。

    鹤晴直播了几个月,总打赏加起来也不到一万块。要是在以前,鹤晴听到这个许诺肯定高兴。

    现在却不一样了,鹤晴搞主播也就是一个习惯。也是一种掩饰。

    她很不喜欢范云鹏这些人打量她的眼光,就像挑拣货物一样。她点头说:“谢谢。但还是不要了。无功不受禄,不好意思拿打赏啊?!?br />
    “都是朋友,说这个太见外了?!?br />
    范云鹏一脸豪气大方,到有几分浑金如土的公子架势。

    “走吧,我们一起进去玩灵甲战场。今天已经约好了对方的战队……”

    卫虎说:“我们里面去说话?!?br />
    他又对鹤晴说:“等打过战队赛,哥带你飞两局?!?br />
    说起游戏,卫虎和范云鹏也都是兴高采烈。尤其是这一次还有鹤晴这个美女。正好当着她的面炫耀一下。

    灵甲战场也是根据灵甲研制的一款游戏,不过这款游戏拟真度很高,虽然灵甲都是游戏独有的,但和真是灵甲差别不是很大。

    在战斗体验上,也比真实灵甲更好玩。现在也成了风靡人族的大型对战游戏。

    这群富家公子闲着没事,就喜欢在游戏里找存在感。他们有钱有人,自身水平也都不低。在游戏里稍微组织一下,就能组成强大战队。

    鹤晴其实也想过通过游戏赚钱,却被高正阳否决了。

    游戏这种东西,会全方面记录玩家各种数据。以鹤晴的能力,还没办法伪装好自己。这种数据一旦和现实数据对比,就很麻烦了。

    鹤晴既然想要搞事情,就要维持好自己的身份。在这方面尤其要注意。

    一群人走进vip包间,这里并排摆了二十个虚拟天网登陆舱。这也是几个富家公子组织的临时战队训练室。

    几个富家公子也就是玩玩,组成的战队也只能在普通玩家里称雄。和真正职业战队差的远了。他们虽然败家,也不会在这方面投入太多。

    房间里聚集了七八个人,对着几个富家公子都特别恭敬,一口一个爷。不过,这些人看到了鹤晴也是满脸放光。

    鹤晴嫌这里太吵了,拉着白湖说是去卫生间,先离开了。

    等鹤晴一走,卫虎就说:“这妞的长腿至少能玩一个月。谁也别和我抢??!”

    范云鹏不屑的说:“又不是你的。哥不客气先上了。等玩腻了再给你玩?!?br />
    “你他么的什么时候能玩腻???”

    卫虎对于鹤晴是真有点喜欢,他说:“不如晚上灌醉了,咱们一起玩吧?!?br />
    卫虎又对白君说:“我没时间和妞扯淡。白哥,你问问你妹妹,这女孩多少钱?!?br />
    “这种小主播,三五万撑死了?!?br />
    范云鹏说:“哥玩过不知多少小主播,都不用钱??吹礁缌怂蔷椭鞫鹊雀?。有个小主播还想赖着我,直接脸给她撕掉了,让她还跟我卖弄风骚……”

    范云鹏还提醒其他人:“这些小主播都有点小心机。注意别被她们黏上。真要甩不掉也别客气?!?br />
    这番话到是让几个人频频点头称赞。这些底层女人,随便玩玩就得了。阶层都不一样,怎么可能在一起。

    连这个觉悟都没有,就是个傻逼。打死不可怜。

    其他狗腿凑过来,一个狗腿奉承说:“几位爷玩的都是神仙比啊,我们连舔都舔不到?!?br />
    范云鹏被捧的舒服,大笑拍着那狗腿肩膀,“没事,晚上你跟着,我们玩过了,给你个舔的机会……哈哈哈哈……”

    众人也跟着哈哈狂笑,男人聊起这个总是兴致勃勃。那狗腿也是一脸激动,连连表示愿意。

    “人世又污浊了?!?br />
    高正阳站在鹤晴身边,把房间一幕展示给她看。

    鹤晴紧紧抿着嘴,眼中生出森森杀意。她在末日杀人是为了生存。杀范宗是为了?;ぜ依锶?。

    但在这一刻,她由衷的感到了愤怒。

    同样的年轻生命,她怎么就成别人眼中的玩物。

    “你愤怒了?”

    高正阳好笑的说:“现实就是这样啊,有什么可愤怒的。不同的阶层,需求不同,就会产生巨大价值差异。当这个差异超过了社会体系容纳的极限,就会爆发革命?!?br />
    高正阳说:“人族才安稳一百多年,就已经如此腐化堕落。这个速度有点快。不过也很正常。亿万万人族,能掌控自身**的屈指可数?!?br />
    “老师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焙浊缰迕妓?。

    高正阳淡然说:“我是告诉你,秩序并不是统一标准。秩序是有层级的,分阶梯的。秩序总体目的是为了维系社会稳定存在。当整个世界都要崩溃了,你还在考虑社会秩序,本身就很可笑?!?br />
    “我明白了?!?br />
    鹤晴用力点头,她又不是蠢,当然能理解高正阳在说什么。

    就像里面那群家伙,做了不少坏事,也没有受到秩序约束。这是因为秩序本身并不是客观标准,没有这样严格神明去执行这个标准。

    高正阳并不是说秩序没有意义,相反,他认为秩序是文明的框架和根基。没有秩序,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

    混乱,就没资格谈文明。

    只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世界都要毁灭了,还斤斤计较秩序如何如何,那就太蠢了。高正阳为了教导鹤晴,也是煞费心机。

    不远处正在和堂哥聊天的白湖突然炸了,“你什么意思,这是我朋友,我朋友你明白么!”

    激动的白湖,脸上青筋都崩起来,双颊赤红,那样子似乎随时准备翻脸动手。

    白君吓了一跳,向后退两步,赔笑说:“别激动别激动,我说错话了不行么?!?br />
    鹤晴走过去对白君说:“想玩我是么?”

    白君更尴尬了,有点不好意思面对鹤晴明亮眼眸,“他们就是喜欢胡闹,你也别当真?!?br />
    “想玩我可以啊,有这个本事就行?!?br />
    鹤晴说:“你去告诉他们,我们上灵甲战场单挑,他们能赢我一场,随便干什么都行?!?br />
    白湖听鹤晴话说的太满了,急忙拉了她一把,“别乱说话。他们都是战队的,天天玩这个,水平非常高?!?br />
    “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br />
    鹤晴安慰了白湖一句,对白君说:“你们要是输了,一局二十万。去问问他们,敢不敢?”

    白君有点懵,搞不清鹤晴这是想赢两局卖身呢,还是真这么牛逼。

    他回去和范云鹏他们一说,一群人就炸了。

    “二十万一局,她是镶金的???”

    “她还真敢要价!”

    鹤晴走进房间,淡然说:“要是怂了就别比比?!?br />
    这群富家公子哪听的这个,都跳起来,

    “老子和你玩!”

    “今天玩死你个小婊子……”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