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号彩票 > 玄幻小说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不同的皮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不同的皮

    天闲最近沉迷于大腿和胸部,无法自拔,而且发扬狗皮膏药的精神紧缠不放,这让古丽哭笑不得,虽然心爱的人沉迷于自己的身体当然他更爱自己的内心,这是一件好事,但怎么总感觉……真的就好像一只公猴子。

    不过就算化身狗皮膏药一样的公猴子,天闲也还是要有一些其它事情做的。

    在等待圣灵殿使者的空档,天闲溜到了寒古塔上,对于各国倒向四神阵营这件事,其实很容易料的到。

    无论是从前的诸神时代,还是之后的人类时代,现在无法确定时代将会走向何方的时期,人类似乎从来都没改变过。

    顶层的巨大圆形空间中,黑暗中一片安静,只有暖桌边一片柔和的灯火,轻轻的歌声在这片灯火边摇曳。

    龙四轻轻靠在那里,抱着女儿轻轻哼着歌,黑暗将火光压在这一点方寸之间,她毫不在意,光辉之外,黑暗和夜晚似乎都和她毫无关系。

    天闲靠在她身边坐下,暖桌边的光晕范围这才似乎扩大了一些。

    “忙完了?”龙四轻轻晃着怀里的婴儿,轻轻的问。

    “嗯?!碧煜星崆峄卮?。

    龙四点点头,也不看天闲,依旧轻轻哼着歌。

    “没想到你还会唱儿歌?!?br />
    龙四侧过面孔,常年锻炼的身躯让她脸上早早退去孕期的丰满,嘴角含笑,清静又显妖冶。

    “这是我对母亲唯一的印象了?!?br />
    龙四轻柔的抚弄婴儿,小家伙睡的正熟,“据说,母亲曾经为我唱过这首歌,不过我没有听过的记忆?!?br />
    天闲看看自己的女儿,笑了笑,“今后也一直唱给她听吧?!?br />
    龙四点点头,眼露温柔,又唱起歌来。

    天闲第一次听到龙四唱歌,很有些意外。

    自从女儿出生后,她整个人都变了,那么尖锐而严厉的龙四公主变得柔和起来,这温暖的光辉,安静的歌声,熟睡的婴儿,原本都是和她不可能有任何关系的东西。

    黑暗中一点点光亮,无声无息,只有龙四轻柔的歌声细细的唱着。

    或许就像人说,生儿育女可以改变一个人,成为母亲之后,龙四恐怕再也不会是从前的龙四了。

    天闲轻轻揽住龙四纤细的腰肢,龙四就像普通的少女一样轻轻靠在天闲肩头,安静而柔顺。

    “或许不能一直唱给她听了?!绷暮鋈凰?。

    “为什么?”天闲奇怪。

    “等她懂事,我要她回去继承王位?!?br />
    天闲用力眨巴了好几下眼睛,仔细反应几次,好好的理解了一下龙四话里的意思,然后终于抖了一下。

    “你说啥?”天闲的声调都变高了。

    “我说要她回去继承王位,龙渊帝国的?!绷那崆岬乃?,轻的就好像说的不是继承王位,只是打发女儿去打酱油。

    “王……王位?”天闲用力挠挠下巴,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什么王位?”

    “准确的说是龙渊帝国的帝位,虽然现在它已经算不上大帝国了,但好歹还是不错的国家,父母不是应该留给孩子一些东西吗,我现在也是母亲了,你说对吗?”

    天闲顿时就冒汗了。

    “这个,说的倒是没错,但是……龙渊帝国好像不是我们的东西来着?!碧煜芯醯米约焊詹诺南敕ㄋ坪跤械愎缌?,龙四还是那个龙四,而且现在似乎更加“龙四”了。

    “我是帝国公主,我的孩子有继承帝位的权力?!绷脑僮匀徊还乃?。

    “可是……有继承权的皇子多的数不清呢,而且还有太子呢?!?br />
    龙四望望天闲,然后露出一抹笑意,妖娆又诡秘,“那些孩子,呵……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在我的女儿面前,他们……也配?”

    **裸的鄙夷,让天闲确定这个的确就是从前的龙四。

    “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而已?!绷那崆岬乃?,“原本,我是要自己回去继承帝位的,但……既然我已嫁为人妇,总不好再抛头露面,那就让我的女儿去吧?!?br />
    “嫁为人妇”这个词儿让天闲心中颤动了一下,不由上下打量了一下龙四,这个女人,到底还是改变了。

    收回目光,龙四挑了挑旁边的灯火,灯火跳动,照耀她的眸子如火般燃烧,“火叶城的地位虽一再提高,但终究只是一座城,几十万上百万人口,几万士兵,而整个大陆,无限的土地和人口,你是否想过,如果我们拥有一个帝国,那么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br />
    天闲微微一惊。

    龙四爱怜的望着女儿,轻轻晃着她小小的身躯,说道:“你去过很多世界,见识过无限的力量,但最终,却还不是在这块土地上苦恼,我想……问题终究要在这里解决,这里的人,这里的土地,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br />
    “既然你们都没人想这些,只好我来想了?!绷奈氯岬耐盘煜?。

    “这……”天闲觉得自己得说点说什么,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才恰当。

    “不用担心,我会好好?;の颐堑呐?,当初我不得不逃离帝都,丧家之犬一样流落到火叶城,但有你在,不会再有人让我们的女儿那样狼狈了,我已经想好了所有计划,放心吧?!?br />
    天闲有点哑口无言。

    这个女人是不是孩子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计划这些事了???

    “嗯……”天闲想了半天,这方面自己是外行,总有种龙四说着,但自己插不上话的感觉。

    “我还是想女儿在身边?!碧煜写蛩阕呋橙岵呗?。

    “嗯!”龙四点点头,眼中满是期待,“到时候让小灰去接她,每天回来吃晚饭,我们都陪着她?!?br />
    “我是说……我想女儿能生活的,嗯……轻松一些?!?br />
    龙四有些诧异的望着天闲,“这……当然一点都不难,只是回去继承一下帝位?!?br />
    天闲:“……”

    继承帝位都不是什么大事了吗?天闲心中叫苦,果然龙四这种女人的想法和其他人有些不大一样,恐怕继承帝位的方式还有继承帝位之后的一系列举动也是同样的惊人。

    “哦……你该走了?!绷暮鋈凰?,“下次我给你看看我的计划,不过得耗些时间,可能需要一整天?!?br />
    一整天……天闲挠挠头,“我……我怎么该走了?”

    “有圣灵殿的礼炮声,看来他们这次拜访十分正式,应该是殿里的大人物?!?br />
    天闲的注意力都在龙四身上,还真没听到什么炮声,但圣灵殿的使者这段时间就到,显然龙四没有听错。

    “好吧,那……等我把他们送走再回来?!碧煜衅鹕?。

    龙四忽然淡淡一笑,“你身上这么重的女人味儿,怕是回不来了,啊……是那个女人的味道,呵……”

    天闲看着龙四,有点尴尬的挠挠头,同时也有点惊讶。

    龙四坐在微光中,轻轻扭过身子去,不看天闲。

    难道是在闹别扭?

    看看清清冷冷的房间,天闲说道:“你也搬回去住吧,一个人住在这里有时候也不方便?!?br />
    “我可还要处理政务?!绷幕故遣豢刺煜?。

    天闲瞄一眼旁边的案桌,那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放过文件了,龙四好像也没有要重新开始的意思。

    “我给你重新盖一座大政务厅!”

    “不要!”

    天闲摸摸额头,真的是在闹别扭啊……这个女人居然也是会妒忌的。

    “这样我也能更方便见到女儿,女儿也能更方便见到父亲?!碧煜刑?,讨好的说。

    龙四沉默两秒钟,然后鼻子轻轻哼了一下。

    意外的通情达理呢……天闲暗暗苦笑。

    “我先去见见圣灵殿的人?!碧煜兴底?,趁龙四不注意,飞快在她脸上香了一口,一溜烟儿跑掉。

    巨大的房间安静下来,足足五分钟之后,龙四的身体才松弛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气。

    “真是木头!”

    龙四在寒古塔上为女儿哼着那首后来广为传唱的歌谣时,圣灵殿的仪仗队开进了火叶城。

    古丽作为火叶城的代表在城门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也就只是说了两句客气话,直接带队伍进城。

    天闲在城镇大厅的花园上清楚的看到队伍前和古丽并肩而行的一个老者,但让天闲疑惑的是,似乎就连古丽都对这个老者十分陌生,神情中透着古怪,似乎完全不明白这个老者是什么来历。

    而且这个仪仗队也有点奇怪,在那老者之后还有一排三座华丽的大号马车,马车装饰的十分华丽,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天闲猜测那可能是教皇带来的礼物。

    整整三大车,嗯……圣灵殿果然还是十分有钱的!

    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去探查那个老者的底细,天闲迅速返回城镇大厅,飞快的换了一身合适的服装,这个时候露娜等人已经准备完毕了。

    很快,队伍来到城镇大厅前,火叶城的居民们都聚集过来,争相观看,圣灵殿的使者团可是相当罕见的,历来圣灵殿的外派人员数量都十分稀少,这次整整派来一个队伍,甚至还配备了小型的鼓乐队,这种场面可谓绝无仅有了。

    天闲笑着来到门口迎接客人,近处看过去,这位队伍前的老者的确没有任何印象,从他的服饰上可以看出他在圣灵殿的地位不低,但是到底是谁却一时间无法确定。

    古丽神色古怪,似乎也是有些疑惑。

    “欢迎,欢迎!火叶城可很久没有这么像样的队伍来拜访了?!碧煜行γ忻械挠松先?。

    老者跳下马来,十分客气的行了一礼,“尊敬的大公,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但您今天要迎接的并不是我,而是我侍奉的主人?!?br />
    天闲顿时一愣,目光飞速的打到后面华丽丽的马车上,心中暗叫一声,不会吧!

    马车前的门帘一挑,一个瘦高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老者一身白袍,正是圣灵殿最高等级的神袍,他手持一把精美镶嵌着硕大宝石的权杖,更主要的是,他的头顶,带着一顶象征性的皇冠!

    教皇???

    天闲再三确定,这才肯认正走下马车来的,正是当今的圣灵殿最高统治者,原人类大陆最高信仰的崇拜对象,圣灵殿教皇!

    惊诧的呼声早就在大街上此起彼伏的响起,虽然大多数人没见过教皇,但是头戴皇冠的神官,大陆上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教皇精光闪烁的眸子环顾全场,火叶城这种随意,甚至在他眼中简陋的环境让他并不满意,但是众人惊讶无比的神情却让他暗暗点头,很显然,他的身份依然是极重的,就算现在影响力已经大大不如从前。

    微笑着,教皇习惯性的对周围的人们挥了挥手,这是面对信徒们时的平常动作。

    然后,教皇脸上慢慢僵硬,因为他发现周围这些人依旧惊讶的望着自己,对于自己的挥手致意别说立刻跪下祈祷,就算回馈都是寥寥无几,而这些反应竟然是部分人的疑惑和不解,甚至有些人居然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而笑出声来。

    转圈挥手,满大街人们的反应也都是如此,教皇的脸不由得黑了下来。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如果要说这大陆上最没有信仰的地方,恐怕就是这火叶城了,而自己眼前的这些家伙,就是那些最没有信仰的家伙!

    瞬间,教皇觉得自己好像一只猴子被众人看新鲜一样的围观。

    “??!教皇大人,这可真是稀客稀客!”天闲满脸惊喜的走了上来,一把拉住教皇的手,“您居然亲自跑到这种满是风沙的地方来,唉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是有个……哦!您手上这戒指可真漂亮,唉……您别走??!”

    教皇就好像避瘟疫一样甩开天闲摸自己戒指的手,沉声说道:“好久不见了,神使大人?!?br />
    天闲一脸笑意,“不敢当不敢当,在您面前,哪还有什么神使,快进来吧,您这么一把身子骨儿可别着凉了,您慢点,地上不平?!?br />
    教皇瞪着天闲,心想这还没那么老!举步就走。

    “那有块石头……唉您倒是避开啊?!?br />
    天闲指着地面,教皇就感觉脚下被什么一绊,没等反应,一股大力压在肩上,身体往下就倒……

    千百人瞪眼争相观看教皇的英姿,然后就看到教皇结结实实趴在了地上,砸起一片烟尘……

    风吹过,街上寂静无声,鼓乐队也忘记了打鼓……

    教皇猛的弹了起来,满身满脸的尘土,没事人一样吸了口气,“今天的夜色不错,是个合适谈话的晚上?!?br />
    说完,头也不回大步走进了城镇大厅。

    天闲暗暗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易胜计划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 赢利彩票 |